体育盘口

關于鄭和下西洋的問題

2019-10-11 07:55:16

  鄭和下西洋是明朝對外關系史中最重大的事件,也是中國古代史中最重大的事件之一。舊課本把鄭和下西洋寫得非常簡單,重點突出了它加強了中國與亞非各國的交流,是世界航海史上的壯舉。這一點在高初中課本里是一樣的。這種寫法即沒有顯示出高中課本跟初中課本在知識層次上差別,又沒有引導師生對鄭和下西洋進行全面考察和評價,從教學實踐上看,表面看突出了愛國主義教育,實際上產生了負效應。新課本對鄭和下西洋的寫法進行了大膽的改革嘗試,這表現在以下幾點:

  第一點,引導師生從中國古代對外關系史的發展過程中考察鄭和下西洋,避免由于孤立地看待鄭和下西洋,而產生的認識偏差。我聽過不少教師講鄭和下西洋這節課,由于課本是孤立地談鄭和下西洋,突出的是中外經濟交流,世界航海壯舉,教師利用電教手段,生動地展示航海路線,形象地再現交流場面,最后得出這樣的結論:“明朝前期,國力強盛,統治者實行開放政策,進行主動外交,派遣鄭和七次下西洋,促進了中國和亞洲國家的經濟交流和友好往來。”教師的課講得非常吸引學生,孤立地看他的結論,似乎也無可挑剔,實際上這里出現的偏差。明朝前期的政策具有兩重性。它一方面,遣使四出,廣加招徠,努力加強與周邊鄰國的正常友好關系;另一方面實行嚴厲的海禁,不許私人出海貿易,也不準外國人來華經商,從而嚴重地阻礙了中外交往的發展。任何國家的對外關系,都有民間的和政府的方式。鄭和下西洋是政府行為,說它是主動外交,開放政策,一點不錯。但是,明朝實行海禁,就是禁止私人從事貿易,關閉中外交往的那扇大門,海外貿易完全被政府壟斷, 這跟宋元時期政府鼓勵私人海外貿易相比,已經趨于保守和內向,是退步了。這是我國封建社會由盛而衰這個時代在對外關系上的反映。新課本寫鄭和下西洋,特別點出“明成祖靠國家的力量壟斷宋元以來日漸發達的海外貿易,派鄭和出使西洋。”目的是引導師生從我國古代對外關系發展過程這個新視角去考察鄭和下西洋,全面地認識它的意義。

  第二點,舊課本講鄭和下西洋重點放在中外經濟交流,沒有涉及它在政治和外交上的深遠影響,這就不能全面地揭示鄭和下西洋的積極意義。新課本為彌補這方面的缺憾,充實了不少新內容。如:從文字上,增加了“鄭和下西洋期間倡導的不欺寡不凌弱,友好相處,共享太平”的內容,并指出:它“為亞非國家之間的交往,確立了不成文的準則,對后世產生深遠影響。”我們中國是文明古國,自古就重視禮尚往來,反對恃強凌弱。明初國力強盛,經濟、文化發展程度高,但鄭和在海外從未仰仗“天威”,欺負小國弱國。在爪哇島,鄭和的部下被誤殺170人,鄭和并沒有使用武力相報復。鄭和在舊港與錫蘭的兩次用兵都屬于自衛性質。鄭和帶領近三萬人的武裝,在海外沒侵占別國的一寸土地,沒掠奪別國的一草一木,更沒在海外派駐一兵一卒。這與半個世紀以后涉洋東來的西方殖民者的強盜形象形成鮮明的對比。再如,新課本增加了“鄭和航海期間,許多國家首腦和使臣,搭乘中國寶船來華訪問”的內容,并舉出:“僅1423年就有16中使節,率1200人,隨鄭和來華。”教師可以引導學生,從中外交往頻繁、使節級別提高、交往范圍擴大等方面,來認識鄭和下西洋確實把中國同亞非國家之間的友好關系推進到一個嶄新的階段。從圖片上,新課本增加了山東德州蘇祿東王墓的照片。這即是對文字記載的印證,又 能增強課本的形象性、生動性、趣味性。

  第三點,揭示鄭和下西洋的歷史局限。我聽一些教師講鄭和下西洋時,不只一次地見到教師出示《鄭和、迪亞士、哥倫布、麥哲倫航海活動比較表》,從航海時間、船隊規模、船體大小、船上設備、航海次數等進行比較,結論是“鄭和比西方航海家偉大”。每逢講此處,教師看到學生表現出的驕傲自豪的感情,很欣慰。評課時,大家也往往肯定教師成功地進行了愛國主義教育。可是,我們冷靜下來想一想,這里面也不無偏頗。鄭和的確偉大。我們的課本也說:鄭和航海,“其規模之大,歷時之久,航程之遠,在世界航海家的遠洋航行早半個多世紀。鄭和不愧是世界航海事業的先驅。”不過,你要通過簡單的比較,非要把“最偉大”或“比西方航海家偉大”的桂冠送給鄭和不可,恐怕會引起異議。因為鄭和受歷史局限,他的航海活動并未能像哥倫布等西方航海家那樣導致地理大發現的后果,其意義自然大打折扣。為了師生全面地正確地認識和理解鄭和的航海事業,新課本揭示了鄭和航海的歷史局限。這方面內容舊課本是沒有的。明成祖派遣鄭和下西洋,首先是從政治上考慮,而不是從經濟上考慮的。明成祖通過“靖難之役”,奪取了皇位,從傳統觀念上看,這是“篡逆”行為。因此,他繼承帝位的合法性受到廣泛的懷疑,甚至攻擊。著名文臣方孝儒甘冒滅“十族”大禍,也不為朱棣起草登極詔書,就是明證。明成祖要鄭和出使西洋,“頒正朔”,廣加招徠,促使周圍各國“執圭捧帛而來朝,梯山航海而進貢”,制造一種“萬國衣冠拜冕旒”盛大景況,以便提高自己的皇帝聲望。那時候,元朝的殘余勢力尚存,史書上稱“引弓之士,不下百萬眾也”明成祖登基后曾常駐北京,擺出與蒙元勢力決戰的姿態。他自然不愿南方多事,以避免南北受敵。鄭和下西洋,也是貫徹明成祖的這種戰略意圖。永樂年間是明朝對外交往的高漲時期。著名使臣很多,像侯顯“五使絕域,勞績與鄭和亞”,,李達、陳誠多次持節赴西域。他們都是為了貫徹明成祖安定周邊的戰略。明成祖本人并不主張發展海外貿易,鄭和使團在海外進行一些以物易物的交換活動只是附帶進行的。這種交換活動只是作為與西洋諸國發展友好關系的手段,所換回的多是異域珍寶,供宮廷享用,它與贏利性的海外貿易是有本質區別的,所以,新課本把鄭和下西洋的目的歸納為三層意思,即“宣揚國威”“加強與海外諸國的聯系”和“滿足統治者對異域珍寶特產的需求”,這三層的分量依次降低。受目的的制約,新課本指出了鄭和航海的歷史局限,“鄭和下西洋的目的不是發展海外貿易,它采取的不計經濟效益的政策,給明朝政府造成巨大負擔。隨著明朝國力衰退,航海的壯舉也悄然結束。”這里有兩層意思,一層是鄭和下西洋不以發展海外貿易為目的,缺少持久的經濟推動力;再一層是不計經濟效益的政策,給明朝政府造成巨大負擔。這里所謂“不計經濟效益的政策”,是指無論鄭和到海外交易,還是西洋貢使來華,明朝政府都不考慮外國貢納多寡,回贈卻十分優厚。據嚴從簡《殊域周咨錄》記載:“凡貢使至,必厚待其人;私貨來,皆倍償其價。”這種賠本的買賣,對廣交朋友,加深情誼,固然有積極作用,但不斷賠本,使自己在經濟上難以堅持下去。由于這兩方面的原因,鄭和航海的壯舉不但未能像哥倫布等人的航海那樣導致地理大發現的后果,而且終因明朝國力衰退,宣德以后便成絕響。教師應注意引導學生認識鄭和下西洋的歷史局限,這樣才有助學生全面、正確、公允地評價鄭和,避免因評價偏頗,而潛滋暗長的虛驕之氣對學生思想的侵害。

澳门皇冠赌场网上投注 狗万滚球app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 五龙捕鱼 e博彩票